冰封了的大不列颠

Dec 07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Life

来英国第一年就碰上了17年来最大的一场初雪,连一个白胡子老师都说他在米堡从来没见过这么冷的11月。都说老外耐冻,真正天气冷了也一样是缩着脑袋,流着鼻涕,一脸痛苦地走在大街上。此外不知道是人力资源太贵还是政府对处理大雪没有经验,我家门口的道路一直没人打扫,现在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昨天下午回家的时候还让我滑了一跤。市政厅这两天在招人扫雪,每天工作俩小时,每小时工资七镑。

昨天收到了ETS寄来的GRE考试模拟光盘,我还有3个多月就要考了,真快。明年的4月29日,威廉王子大婚,英国全国放假4天,届时,我也将前往伦敦参加……………………………………………………GRE考试……除了GRE还有个重要的任务是申请master,个人陈述刚刚写完,抓紧时间准备其他材料,争取圣诞节之前能够提交一两份申请。

上周雪停了之后跑到学校后面的公园逛了一下,拍了些照片。话说iPhone+instagram真是方便,我几乎都抛弃相机了。

家门口的马路,对面的小楼

家门口的马路,对面的小楼

Continue Reading »

10 responses so far

米德尔斯堡 vs 利兹联队(10P)

Oct 26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Life

米德尔斯堡俱乐部不算英国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也不是最强的,但是由于在英超混迹多年,也让国内球迷记住了这个穷地方的小球会。由于米堡俱乐部悠久的历史,这里的人对足球的热爱也非同一般,当然整个英国,人们都会为足球疯狂。米堡曾经是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的主办城市之一,当年的艾雅苏美公园球场举办了当时朝鲜队的三场比赛。朝鲜队在那里爆冷击败了意大利队,并且最终打入四分之一决赛,创造了迄今为止,亚洲球队在亚洲以外世界杯上的最好战绩。不过使用了近百年的艾雅苏美公园球场终于在1997年拆除,米堡也拥有了一座新的球场:河畔球场。

10月16号去看了米德尔斯堡对利兹联队的比赛,这是一场英冠比赛,也就是英国的第二级联赛。米堡是混迹英超多年的球队,近年成绩不佳,降入了英冠。而利兹联队,时至今日在国内都拥有不少的忠实球迷,2004年的那支青年近卫军,在欧冠联赛中让众多欧洲豪门胆寒,不过后来球队财政出现严重问题,只能靠出售球员维持生计,球队也最终崩盘,从英超滑落到了英格兰第三档联赛。不过今年,这支没落贵族升入了第二档联赛,也让很多利兹球迷看到了球队明年重返顶级联赛的希望。

现在的米堡和利兹让我感到很陌生,因为很多著名球员都离开了,毕竟他们不会甘心在二级联赛栖身,现在两队阵容中我只知道米堡前锋麦克唐纳,他是澳大利亚国家队的替补前锋。

比赛开始之前,球场附近已经充满了狂热的气氛,我刚刚路过球场外面的一家酒吧,里面的球迷就发生了冲突,警察迅速从四面八方赶来,从酒吧里赶出了一群闹事的球迷。为了避免自己惹上麻烦,我也只能赶紧跑远,所以也没有留下照片。去球场的路上偶尔都能遇到挑衅的米堡球迷,他们会询问那些陌生的面孔,问他们是不是利兹球迷,当然没人说是,谁也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 Continue Reading »

5 responses so far

米堡记事(18P)

Sep 04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Life

我写不了日记,没时间。也写不了周记,因为到了周末就懒得写。不过生活中的琐事还是有必要记录一下的,不然对不起国外的这段生活经历。这个《米堡记事》就专门用来记录我在米德尔斯堡的生活,照片,随想,乱七八糟,以后都会写在这里。

如果直接Google“米德尔斯堡”,得到的搜索结果肯定大部分是关于“米德尔斯堡足球俱乐部”,如果不是因为拥有这支04年英格兰联赛杯冠军,常年徘徊在英超、英冠升降级边缘的“著名”老牌球队,相信国内知道米德尔斯堡的人会更少。其实米堡除了足球,还以铁矿和工业著称,比如拥有世界上第一座专门运输货物的传送桥。另外一个让米堡人自豪的是库克船长——伟大的探险家,首位证明南极大陆存在的人。

前面的古堡是米堡市政厅,市政厅后面的高楼是米堡最高的建筑

前面的古堡是米堡市政厅,市政厅后面的高楼是米堡最高的建筑

Continue Reading »

20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