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照进现实

Jan 26 2012 Published by under Life

过年的时候,是留学生最矫情的时候。当别人都在国内享受年夜饭合家欢的时候,活得滋润点的留学生可以叫上几个好友去趟中餐馆或者自制一顿火锅;活得不够滋润的留学生只能自己煮上一碗速冻水饺,对着电脑屏幕顾影自怜。比起国内过年时候的滋润,在国外过年会把每个人心里的那点矫情情绪都要挤出来一点。于是过年期间,文艺点的同学们会在校内/新浪微博上分享传阅类似《还记得留学前的自己吗?》《异地(国)恋……如何如何》《成长……如何如何》的文章,普通点的同学们会在更新两条想家或祝亲朋好友新年快乐的状态,最后那啥点的同学会把“年夜饭”故意写成“黏液饭”抒发一下心中的不满。所以在国外过中国农历新年的时候,最有年味的事情不是烟花爆竹把酒吃肉,而是看其他留学生在网络上的种种表情心情,以及偷偷对朋友亲人撒着有些心酸的娇。

我的龙年新年过得像不放酱油的红烧排骨一样平淡。为了不让这个重要的节日不要那么没味道,我尝试了去回忆去年的农历新年,可是很不幸,那时我已经是一名留学生了,去年的新年跟今年一样空白,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于是继续把回忆往前推,想想前年的新年,结果不小心回忆起一次性桌布上摆满的饭菜。众留学生所周知,大晚上地想到国内饭桌上的美味可不是件好事,轻则让人感到饥肠辘辘然后吞下一包高热量高盐油炸的不健康薯片,重则让心理压力稍大思乡之情稍重的留学生润湿眼角。为了避免自己二逼的心理突然被眼泪逼地文艺起来,我只能把过年的感觉转移到面前的考试上来。

对我来说,出国的时间久了,就越来越感觉国内的考试没意义,国外的考试很有意义。倒不是说国外的考试比国内更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而是对我自己来说,在出国之后才慢慢体验到梦想一步步成为现实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正来自于考试。我当前的梦想和我的妻子紧密相连,其中一半她已经完成:在美帝国主义找一份工作。而剩下的一半,也就是该由我完成的部分,是能好好考试拿一个高点的分数然后顺利打入某所美帝的大学。虽然考试不轻松,但是对于一个都能在海外熬过年关的留学生来说,应该也不是大问题了吧。

PS.扯完上面这堆废话,我发现我起的这个很文艺的标题白瞎了。

12 responses so far

Leave a Reply